丝瓜视频


当前位置:首頁 -> 丝瓜视频app下载 -> 文學丝瓜视频 ->

西藏行,能行

发布时间:2017-07-25 21:43:48編輯:Array

西藏行,能行

作者:李元紅

        去年,从西北回来,我和老铁就咬牙切齿地发誓:明年一定要去西藏!老天爷照顾,机会来了。经二位崔兄认识了郭总,经郭总、霞热心地组织协调,一个十六个人的队伍,四辆车,在6月7日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正是高考的日子,我们倒像是迎接一场考试。
        一起出行,才发现,这十六个人,竟都是追梦人。西藏行,是藏在每个人心中的一个梦。共同的梦想,遇到到一个合适的机缘,一个合适的平台,于是,一行人凝聚在一起,忽然毫不犹豫的就出发了。我还发现,十六人,也都是浪漫和富有诗意的人。想想也是,追梦西藏,应该是有情怀的人,不同寻常的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我没有郭总的诗情画意与豪气勃发,没有老铁天天持之以恒地在微信朋友圈抒发情感的文采与耐久力。我只是想把路上的一些点滴感想与大家分享一下。

  (一)多少年的緣份?

        我在路上写了一首打油诗。诗中写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西藏一行十六人,不知曾修几百年。发到“我要去西藏”的微信群里,本想与大家调侃,活跃气氛,也有点投石问路之意,看大家对西藏行的缘分是怎么看的。可是,发到群里,如石沉大海,杳无消息。我们这一行中,有四对夫妻,人家已经是修得千年的缘分,可能对这个话题没有什么感觉,不值得理会吧。
        本来也就是一个玩笑话题,当不得真。路途中,渐渐地,我也把这个话题暂时搁置下来。谁知,到了拉萨,在一次吃饭中,同行的美女任科忽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她说,西藏行,那是千年万年的修行才得来的缘分。说这话时,她白皙细腻的脸庞,透出的是坚毅和决绝。我看得出,她说这话是严肃的,当真的。后来,在一次聊天中,她又一次相当肯定地重复和强调了一次这句话,绝对不开玩笑。从任科的言语中,我得到了答案。我敢保证,任科说得话千真万确。

  (二)在恐懼擔憂中前行,再前行

        西藏自驾游,说是怀揣梦想,其实也同时怀揣恐惧与担忧。我们一行十六人,其实都是在惴惴不安中前行,同时也是在克服各种自身的困难中前行,或许,这也正是西藏行的题中之义。
        来藏之前,各种危言告诫已经塞满了大脑。有人说,在西藏感冒了会有生命危险,应立即就近坐飞机返回。有人说,高血压绝对不能去西藏。还有人说,很多人因高返严重,只好打道回府。老铁悄悄给我讲,他一个同学的儿子,去年来西藏旅游,在拉萨突然因病死亡,年轻的生命在西藏划上了句号。所以,我自己来之前也做好了随时返程的思想准备。心想,假如高反严重或者感冒了,就立即飞回来算了。我们这些人,不是怕死,而是死不起。上有老下有小,好好歹歹都要活着。入住海拔3300米的新都桥镇,是我们第一次夜宿高海拔地区。同行中,有四位是医院的专家,给每人发了一小瓶葡萄糖水。甜甜的糖水,沿喉管顺流而下,顿时给了我们对抗高反的信心和勇气。感谢医院的同行者,你们真伟大。带队的赵飞先生又特别嘱咐,一会儿出去吃饭,一定要多加衣服,绝对不能着凉感冒。而且,晚上绝对不要洗澡,以防感冒。酒店老板也郑重其事地提醒大家,六个小时以后,才会有高原反应。意思是,别看现在没啥感觉,六个小时以后才要你们的好看。此时,天色渐渐暗下来,天气好像陡然有了凉意。放下行李,洗一把脸,下楼到楼对面20米远的餐厅吃饭的时候,我思忖再三,一咬牙,把带来的厚羽绒衣穿在身上。很夸张,超搞笑,但心里踏实。后来热得实在受不了,吃饭的时候还是脱掉了。西藏行一路上,这是唯一一次用到羽绒衣,而且我注意到自己是十六人中唯一一个穿过羽绒衣的人。不知是该自豪还是该羞怯。以后的日子,我的可爱的厚厚的羽绒衣就一直躺在车里的后背箱里,再也没有用到过。新都桥是康定市的一个著名小镇,被誉为“摄影家的天堂”。可是,给我的印象,却是分外紧张的氛围。
        到了亚丁,问题似乎又严重了。美女任科高反严重,听说已经打上点滴,随时可能回家。我们一个车的二崔兄血压高,来之前就一直犹豫。此时明确表态,如果任科回,他也一起回。还有王先生,血压飚升170,咨询所有的专家,都建议他立即返回。我和老铁在李秀的房间量了一下血压,自信满满的我们,也都被90-145的结果惊了一下。形势陡然紧张起来,此时,只要有一个人提出返回,可能就会有两个、三个人起相跟着就回去了。
        回,还是不回,这是一个问题。
        不回,出了问题怎么办。此时,你咨询任何一个专家,得到的建议一定是高度的一致:回!可是,真的回去了,好像又交待不了自己的内心。多少年的梦想,难道遇到一点困难,就轻而易举地这么放弃了么?。
        多数人普遍都有程度不同的高反。头痛、夜里睡不好,呼吸急促。焦灼、担心、矛盾、彷徨,人心惶惶。
        去林芝的路上,霞又感冒了。在林芝民宿宾馆,郭总亲自下厨,一盆热气腾腾的西红柿鸡蛋拌汤,带着深深的爱意,让霞的感冒顿时好了七分。
        可贵的是,这些追梦人都咬牙坚持了下来。坚持这需要多大勇气,多大的魄力,多大的决心!仅凭这一点,我们这一行人,特别是那些高反严重的、血压高的人、感冒生病的人,都是英雄,真正的英雄。
        凯旋之时,依然是四个车,十六个人。十六十六,一路大顺。总行程9207公里,一个都不少
(三)出租车司机的眼泪及其他  
  在拉薩,一次打車時與開車師傅聊天。這個師傅是成都郊區人,來拉薩開出租謀生,已經若幹年頭。聊天中得知,他年近半百,家中有兩個孩子,好像都已成家,並且當上了爺爺。他有一句口頭禅,在身體還可以的情況下,只要工作,就會有回報。他覺得,靠自己的付出掙錢養家,是多麽自然和自豪的一件事。與中國夢、美國夢一樣,他的拉薩夢,就是靠自己的勞動而獲得報酬。我問他,每年過年的時候,是不是都要回老家。不承想,這話觸動了師傅傷心處。他告訴我們說,他有兩年春節沒有回去了。家中還有老母親,年事已高。說這話的時候,我在後面座位上,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他的聲音有些哽咽,幾乎說不下去。此時,我雖然看不到,但我覺得他的眼中一定是含著淚水的。孔子說,父母在,不遠遊。我的母親今年也已八十多歲,我每周必定要回去看看老人家,陪她打打麻將。而這個出租車師傅,爲了生存,年近五十歲還要在拉薩打拼,兩年不能回家爲老母盡孝,不能與家人團聚,不能享受與子孫在一起的天倫之樂。我深深地理解他,理解他的艱辛與不易。
  住在左貢,傍晚一行人在縣城大街上溜達,想找個順眼的飯店吃飯。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一個“秦晉飯店”的招牌,因爲一個晉字,立馬增添了幾分親切,幾個人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飯店裏只有老板一人,沒有一個吃飯的人。廚房裏轉了一圈,黑乎乎的,冷鍋冷竈。我們失望之余,准備出去再找一家飯店。可是,當聽說老板是山西人時,並且可以做手工面,幾個人就不約而同地坐了下來。老板到後面廚房裏忙碌,我們則自己准備碗筷、酒杯。然後是一邊聊天,一邊耐心地等待。透過廚房的門,可能看到竈火在昏暗的燈光下歡快地跳躍,炒勺碰撞炒鍋時不時發出清脆的金屬音。時間不長,四個菜就端上桌來,我們一邊喝點當地生産的雪花啤酒,一邊與閑下來等著給我們下面的老板聊了起來。左貢藏語爲“耕牛背”的意思,距拉薩1067公裏。昌都市的下轄縣,縣城駐地海拔3780米。我們走到左貢的時候,這個海拔好像已經完全不在話下了。聊天中我們得知,老板是山西芮城人,與崔哥竟都是晉南老鄉。老鄉見老鄉,兩眼放金光。這趟西藏行,崔哥一看到晉M的車就特別激動,他已經遇到三四拔晉南老鄉了。不知爲什麽,川藏路上會有這麽多的晉南人。最奇特的是,在怒江江畔的公路上,遇到一個騎摩托的晉南小夥,崔哥與他一聊,竟都是臨猗人。再一聊,了不得了。小夥的爺爺崔哥還認識。還是回到左貢的小飯店中,聽老板講他自己的故事。老板姓趙,今年41歲。個頭不高,憨厚的臉上卻透著精氣。六年前,他兜裏揣著2000元,來西藏旅遊。不知看中了什麽商機,就在這裏開起了飯店。先是在昌都市,後來到左貢縣。這個小飯店房租一年10萬元。住處租房一月700元。他,老婆,還有一個親戚,三個人。就在高原縣城左貢一幹就是六年。奮鬥的結果就是,在老家重新蓋起房子,在芮城縣城買了一個120平米的商品房。這一陣子,左貢縣城修路,生意不怎麽好。老婆和親戚回老家去了,所以只剩下他一個人。我問他,准備長期在這裏幹下去嗎,他說,不了,再幹個一兩年就回去,回老家去。
  從飯店出來,夕陽西下。漫步街頭,在縣城大街東邊,是一座高高聳立的大山,山頂上,一塊巨石在夕陽的照耀下,如同煉鋼爐裏剛剛出爐的赤熱的鋼鐵,發出白色耀眼的光芒。這奇美的景色頓時引起一片驚呼,我們立即拿出相機或手機,讓這人間美景在記憶中定格。是金子總會要發光,是一塊好的石頭,也會發光的。
  回程中,在可可西裏無人區的一段路上遇到堵車,相向而行的車流,走走停停。忽然看到對面過來的一輛重型卡車又是晉M,我們把手伸出車窗外,仰著頭大聲喊叫,老鄉,老鄉,你好!重型卡車的駕駛艙猶如一個高高的小樓,我們只有使經勁昂起頭來,才能看到上面的駕馭員。兩車並排的時候,我們看到的大車司機讓我們有點意外。長相我已經不大記得了,我只記得他的兩個鼻孔上,插著兩根白色的吸氧管。他說這條路太苦了,沒辦法。我們問,只有你一人嗎。他說是,只是前面還有他們的夥伴。一路上,我的腦海裏,一直閃現著這個鼻孔上插著兩根白色的吸氧管的畫面。我只能感歎人生的不易,感恩生活對我們這些人的不薄。是的,要懂得惜福感恩。
  (四)還是藍天白雲?
  這是一個玩笑性質的典故。我有一個大姐曾先後自駕三次入藏,其勇氣與魄力令人欽佩,其對西藏的了解與知識的淵博,非常人可以比肩。某次相聚聊起西藏,朋友的老公有一句著名的調侃:頭一次去西藏是藍天白雲,第二次去西藏是藍天白雲,第三次去西藏還是藍天白雲?
  這次西藏行,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什麽是藍天白雲。是那種純淨、明亮的藍天白雲。
  在這樣的藍天白雲下面,青藏高原一切一切的景色都有了色彩,都有了亮度。雪山、草地、湖水、森林,在藍天白雲之下,生動,輝煌,安祥,美的讓人想哭。這是真正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即使是光禿禿的群山,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竟也顯得那樣妩媚動人。試想,如果沒有了藍天白雲,這一切美景,都將暗淡無光,缺少了神韻。
(五)風景在路上
  西藏自駕遊,大家的共識是,最美的風光都在路上。這也正是自駕遊的魅力所在。而所謂成熟的景點,往往令人失望。實踐表明,花錢的景點不能看,不花錢的一路景色一定要好好欣賞。
  其實,一路上,車窗外呈現的,都是景。繁華是景,荒涼也是景。天路十八拐、七十二拐是景,毛垭大草原、可可西裏大草原也是景。雪域風光是景,寸草不生的荒山禿嶺也是景。每一段有一每一段的美,每一段有每一段的驚喜,每一段有每一段的激動。你永遠不知道,後面等待著你的,將是什麽。
  過去說,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其實,行萬裏路也是讀書。大自然的這本書,就看你能不能讀得懂它了。
  首先讓我震撼的是秦嶺。秦嶺的廣袤數百裏,秦嶺的郁郁蔥蔥,秦嶺的山連山、洞連洞。秦嶺,是今生一定要走一次的路,否則,將是一個巨大的遺憾。書中讀到的秦嶺,與我親眼的見到、親自走過的秦嶺,是多麽地不一樣哦。當我與秦嶺融爲一體,在它的懷抱中,仰視著它,呼吸著它清新的氣息,秦嶺,已經不是概念、象征、標志。它是親人、朋友。你完全可以感受到它的微笑、體溫,以及莊嚴、偉岸、博大、可愛、親切……我愛你,秦嶺!
  “橫斷山,路難行。天如火,水似銀……”這豪情四射的歌聲,曾經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激動。
  離開巴塘,向橫斷山脈進發!橫斷山,橫斷東西間的交通,因而稱之爲橫斷山。多麽形象傳神的名字。據說,是清末的一個叫黃懋材的貢生,來此地考察時給這一帶山脈取的名稱。橫斷山,它就像一個巨人,在廣袤無垠的山巅,用大砍刀“嚓嚓嚓”砍了幾刀,刀砍之處的深谷,便是金沙江、瀾滄江、怒江。我們的車隊,時而一橋飛架兩岸橫跨江水;時而駛向山頭,遠眺山谷下忽隱忽現的江流;時而又駛入山底,與江水相伴而行。在山谷深處,耳畔是轟隆隆奔騰的江水,擡頭是高聳入雲的山峰。我更喜歡怒江,雖然知道,怒江是因怒族而得名。但我甯願相信,它就是一條發怒的江水。就象一只脾氣暴躁、急紅了眼的狂奔的公牛,在奮力追趕一個仇人。它一路咆哮,一路沖殺。摔倒了,爬起來繼續狂追不舍。怒江雖然凶猛,但凶猛得可愛。
  從左貢出發,經過邦達草原,翻越業拉山,沿著曲曲彎彎72道拐下山,穿越橫斷山脈最大的天險怒江大峽谷,沿怒江支流,前行到八宿,翻過安久拉山垭口,然後,就進入了川藏最精華、美到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路段,這就是從然烏湖到林芝近四百公裏的夢幻裏程。
  西藏行,有這一段路就夠了。足夠你享受一生,足夠你回想一生,當然也是足夠你吹噓一生的大美路段。來之前,總以爲,西藏的路途,一定是充滿了荒涼、充滿了恐懼、充滿了的灰暗色調。可是,走過這段路程,我覺得我們完全想錯了,我爲我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我爲眼前的大美而驚歎。
路邊,是明鏡一樣的湖水,是清澈的河流,山坡上是厚厚的綠綠的森林,遠處山頂上,是白雪皚皚的山峰,山峰下是缭繞的祥雲。這樣的景色,不是幾公裏、幾十公裏,而是幾百公裏!
任車裏的人們驚呼、贊歎,再驚呼、再贊歎。任你興奮的罵大街,任你激動的吟詩作賦,都不足以表達你的眼睛所見到的美。幾個小時過去,車窗外景色依然。最後,我們只能以最深沈、最淡定的沈默,來慢慢消化這怎麽消化得了的大美!
  湖泊、江水、郁郁蔥蔥,仿佛讓我們來到江南,可是,江南哪裏可以看到那白的透亮的雪峰,江南哪裏會有綿延幾百裏的如詩如畫的這種廣闊無邊的美!
  一路上,我們一行人受了不少苦。高原反應幾乎讓每個人都睡不好覺,都在一直忍受著頭痛欲裂的折磨。我想,高原的絕美風光,就是給像我們這樣一群勇敢和能吃苦的人們准備的。這樣的風光,是大自然對我們艱苦付出的最大回饋。
  當然,一望無際的可可西裏也是我喜歡的。我喜歡那種遼闊的感覺,茫茫無邊的感覺。
  西藏行,只因爲有了這一路風景,我無怨無悔。
(六)致敬,騎行俠們
  一路上,我最佩服的,就是那些騎車去西藏的人們。
318國道,被號稱“中國人的景觀大道”,充滿著魔幻般傳奇色彩,是無數人無限向往、夢寐以求的一條公路。同時,它又被公認爲是中國路況最險峻、通行難度最大的公路,它所穿越的青藏高原東部橫斷山脈地區是世界上地形最複雜和最獨特的高山峽谷地區,被稱爲“心靈在天堂,身體在地獄”。這條路“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可以用“驚、險、絕、美、雄、壯”六個大字概括。
  高原反應,強紫外線照射,風大雨急,坡陡溝深,車多路窄……騎車的人們,他們面臨的挑戰與困難,可能是我們這些坐車人難以想像的。車窗外,每當看到那些身穿彩色服裝,頭戴豔麗頭盔,彎腰躬背、艱難騎行的人們,我的心裏,都會升騰起無限的敬意。我們這些人,自駕走西藏,感覺已經是挑戰自我、頗有一些成就感了。因爲比起大多數人來說,能自駕去西藏的,也是鳳毛麟角,自己也覺得很有些了不起。但是,比起這些騎行的俠士們,可能我們就有點汗顔了。老鐵只是在車上說了說,准備適時騎車再來一次西藏,已經讓我們佩服得不得了。如果哪天他真的騎車出發,那就我心中的大英雄了。
  天路七十二拐快到山底,八宿縣的一個叫同尼村地方,路邊的一個小飯店,我們吃飯的時候,遇到兩個騎車的年輕人。一個23歲,來自蘇州,一個27歲,從福建過來的。他們是先把自行車托運到成都,然後從成都開始騎行。騎到這個地方已經半個月了,大概還得有十來天到拉薩。從成都到拉薩,要騎近一個月,每天費用約一百元。他們的自行車也不是很貴的,裸車三千元,加上各種配件,大概六千元左右。他們倆都是剛學校畢業,可能早就謀劃好了,利用這個機會,騎車上了西藏。路上相遇,他倆感覺比較投緣,彼此騎行速度也相當,于是就搭伴一起走。我問了他們兩個問題,一個是爲什麽。其實這也自己無數次問過自己一個的問題。爲什麽要騎車去西藏?倆小夥子臉上很平淡,說不爲什麽,就是想這樣走一趟,可能是挑戰一下自我吧。沒有一語驚人,也沒有豪言壯語。但平淡的語言中,還是看得出他們內心的充實與快樂,看得出他們心底那種信心與堅毅。我問他們的第二個問題是,騎行這麽危險,你爸媽同意嗎。兩個說,聽說前兩天有一個老同志,撞到石頭上出事了。說話的口氣也是一副淡定的樣子,並沒有任何驚慌的表現。關于的我問題,江蘇小夥只說了個同意。而年齡稍大些的那個福建小夥,則說,不同意就做工作。看樣子,家長會有所擔心,但孩子非要去,也攔不住。試想,我女兒要是騎車去西藏,我們做家長的也肯定不會同意。可遇到這些死心眼、一根筋的孩子,家長也沒法。孩兒大不由娘呀。
我看到一个关于骑行去西藏的微信,题目是:当初装逼去西藏,回来变成这逼样,爸妈都以为我整容了。文中说道:有人为了朝拜; 有人为了散心;有人为了遗忘; 有人为了装逼; 有人为了自虐;有人为了头顶蓝天脚踏山峦。我对照自己想了想,好像都不是。但里面最后一句话,我觉得还是说得挺到位的,是这样写的:不管是文艺装逼,还是真正对探险情有独钟,人生都有一条绕不过的318国道。
  人生都有一條繞不過的318國道,說得好!無論騎行還是自駕。
  從青藏路下來,我們一行人在茶卡鎮小憩。路旁有一個巨型雕塑,兩只紅色的手,托起環型相繞的造型,下面有“柴達木歡迎您”六個大字。猜測其含義可能是,用我們的雙手托起柴達木更加美麗和幸福的明天吧。在這裏照相時,遇到剛從拉薩騎行下來的一群老同志。攀談中得知,他們是從北京來的,年齡都在六十一、二歲。他們4月下旬從北京出發,走川藏線,從青藏線返回。到茶卡(當天是6月24日),出來已經近兩個月了。我問一個老同志累不累,他說累不累已經習慣了。而且到了青海,那意思好像都是平地,輕松轉一轉青海湖,就騎車回北京了。這個老同志個頭不高,精瘦結實,臉龐黢黑。我和老同志在雕塑前合了一個影。效果是,已經感覺很曬得很黑的我,在老人旁邊,就像一個歐洲帥哥。我又想起上面提到的微信裏的一句話,沒有最黑,只有更黑。
  西藏的騎行俠們,兩種年齡的人居多。一是二十郎當的年輕人,再就是六十以上的老同志。不管什麽年齡的人,我對他們都佩服的杠杠的。其中,特別要提出的是,在騎行的群體裏,經常能看到女性的身影。在剪子彎山天路十八彎,我就看到一個58歲的女性。我敢說,她們絕對都不是一般人。還是微信裏的一句話:曾經貌美似黃蓉,歸來堪比梅超風。
但不管是誰,都是女人中厲害的角色,絕對的武林高手。
(七)布達拉,布達拉
  布達拉,普陀之意。在當地信仰的人民心中,布達拉宮猶如觀音菩薩居住的。
  布達拉宮,也是我們的普陀。西藏自駕遊,某種意義上講,也是朝聖者。布達拉宮,是一個標志,一個象征,一個頂峰。到了拉薩,到了布達拉宮,阿彌陀佛,我們就功德圓滿,取得了真經,我們的西藏夢就算實現了。
  我們一行人,6月7日從太原出發,一路走走停停,12天後,直到6月18日才到達拉薩。不過,想想那些騎行的人們,再想想那些徒步的人們。還有,像《岡仁波齊》影片中一樣無數叩長頭的虔誠的藏民們。自駕,幾乎就是奢侈的代名詞了。12天,也許,也根本不值一提。
  盡管如此,在即將進入拉薩的林拉高速上,大家還是難掩激動。車裏的美女們,紛紛勇敢地從天窗中站了出來,雙手高舉鮮豔的紗巾,任青藏高原的朗朗清風盡情地吹拂。此時,激情與快樂一起燃燒,長發與紗巾共同飛舞。這難忘的一幕,都記錄在美女任科的相機視頻中。四車之中,只有我們這個平均年齡58歲的四號車,是清一色男人。情急之下,老鐵拿起崔兄的紅色外衣,打開天窗,從副駕馭的位置上站了出去。盡情地high吧:拉薩,我們來啦!
到了拉薩,因爲預約不上,三天後即6月21日,才能進入布達拉宮參觀。實在忍受不了來了拉薩卻看不到布達拉宮的煎熬,我們只好提前來到布達拉宮廣場,先狠狠地拍了一氣照。各種角度,各種pose,沈思的,嚴肅的,站立的,跳躍的,正面的,側面的。背後巍峨雄偉的布達拉宮,見證了我們的興奮、激動和狂喜。
  布達拉宮,比我想像的壯觀還要壯觀。我仰望著它,心中除了歎服,還是歎服。我的一個朋友說,她來到布達拉宮,可以感覺到它的磁場。如我這等遲鈍之人,完全找不到磁場的感覺。我只是雙手合十,遠遠的,向布達拉宮行一個莊嚴地注目禮。
可是,當我們終于等到要參觀布達拉宮的時候,出問題了。我幾乎功虧一篑,幾乎失去參觀的機會。
  拉薩都到了,就剩下這最後一哆嗦,難道就哆嗦不成?
早晨,我早早地准備好了要帶的東西,可以說整裝待發。可是,鬼使神差般,忽然間,我的腰部一陣強烈的疼痛襲來,人立刻就不能動彈了。我心裏一驚,壞了,我的老腰病犯了。可能一路鞍馬勞頓,長時間開車,也可能是受風著涼。我知道自已腰脊勞損的病根,一旦犯起來,疼痛難忍,寸步難行,連去廁所都極爲困難。一般情況下,至少要臥床一周才能慢慢恢複。我直著腰,品著勁慢慢走了幾步。還好,感覺比平時發病的症狀略微輕一些,只要不彎腰,疼痛似乎可以忍受。
  就這樣,我忍著腰部陣陣的疼痛,向布達拉宮出發了。
感謝上蒼,沒有把我直接撂倒在床上,讓我在千般疼痛和萬般遺憾中倍受折磨,沒有讓我的西藏之行在即將圓滿之時留下一個大大的殘缺。
  外面,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好像要給我們的布達拉宮之行再增加一點難度。腰疼都不怕,這點雨又算得了什麽。就是下刀子,又能奈我何?我們打著傘,排著長長的隊伍,在布達拉宮的門前等待。
  但是,問題又來了。(怎麽會有這麽多的問題?)我忽然想起,我的預約票上的名字,因爲工作人員的疏忽,把“李”搞成“黎”了,我又不是黎元洪大總統。想到這兒,心中不免有些惴惴。心裏嘀咕,別因爲與身份證不符,被拒絕入內吧。進門開始,一共兩道門需要驗票。在萬分忐忑中,過了第一道門。然後又在極度慌恐中,過了第二道門。還好,一切順利!阿彌陀佛。
布达拉宫,这个建在拉萨西北玛布日山上的藏傳佛教的圣地。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也是西藏最庞大、最完整的古代宫堡建筑群。
我懷著敬畏之心,在這塊聖地神遊。
布達拉宮的金碧輝煌,布達拉宮的神秘莊嚴,布達拉宮的博大精深,布達拉宮的高大雄偉,都給我留下極深的印象。
我還想到,是無數藏民的汗水,無數的能工巧匠,無數的日日月月,無數的石材木料,才有了今天這樣巍峨莊嚴的布達拉宮。僅這厚厚的外牆,就是藏民無數的牛奶、白糖、蜂蜜塗刷。一年一次,年年如此。到時,虔誠的信徒們會無私的貢獻這一切的一切,還會出自發的出工出力。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回來有人問,這牆可舔乎。答曰:大不敬也。可膜拜,可祈福。唯不可有此念也。
  我還想起文成公主,一個偉大的女性,智慧的女性。她在遙遠的番邦生活了40年,卻守了31年的寡,大半的青春韶華都埋沒在了雪域高原。當年,松贊幹布去世,大唐曾召她回去,但她拒絕了。她是對的,她的生命在吐蕃,她的愛也在吐蕃,她怎會回去!
  文成公主入藏後,體貧恤苦,教人耕織,又懂醫術,爲人治病,深得藏人擁戴,被稱爲活菩薩,是綠度母的化身。文成公主受到了西藏人民世世代代的敬仰與愛戴。
  我還想起了六世達賴倉央嘉措。想起他美麗的詩句:
 那一天,閉目在經殿香霧中,蓦然聽見你頌經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搖動所有的,不爲超度,只爲觸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長頭匍匐在山路,不爲觐見,只爲貼著你的溫暖。
 那一世,轉水轉佛塔啊,不爲修來生,只爲途中與你相見。
 ……
  讀著這詩,我又一次被感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