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


当前位置:首頁 -> 丝瓜视频app下载 -> 文學丝瓜视频 ->

崛圍山遊記(段志忠)

发布时间:2015-11-23 20:26:24編輯:Array

崛圍山遊記(段志忠)
作者:段志忠
      2015年重陽節前,我和一幫同學舊友去崛圍山看紅葉。此行緣起一諾,春天的時候,我們就曾來此地踏春遊玩,錯過了山頂的多福寺,于是相約晚秋時節,來此賞紅葉,遊多福寺。

崛圍紅葉居古晉陽八景之首,主要是山上野生的黃栌,在太原氣候晝夜大溫差的作用下,這種灌木的葉子會由綠變黃,再由黃變紅,最後變成深紅。每當深秋來臨,崛圍山就會披上多彩的服飾,在藍天白雲襯托下,愈發嬌美。據清道光年的《陽曲縣志》記載,有“暮秋霜降,滿山紅葉盡成朱紫”之語。


我們走的是西山車行之路,過柴村橋,經柴西路,走上近幾年新修的西山景觀路。山間路上,曲折彎延,坡高彎急,幸好我們出發較早,路上人稀車少,整個前窗映著美景,仿佛是在畫中遊,不知不覺腳踩油門越來越快,渾身輕漂漂,極想融入這美幻世界當中去。山之陽,晨光照耀下頑強的樹木仍堅守著許多綠色,響應著春捂秋凍不願早穿“秋褲”的人們;轉角過後,山之陰,陽光照少,有些林木呈綠、黃二色,那些耐不住夜寒的灌木就有了橙、紅兩色。于是停車觀景,有人登高遠望,有人拍照留景,美好的心情洋溢在臉上。

車行至半山,路旁一大石上刻有“北龍泉寺”。龍泉寺在2裏之遙的山凹中,小路僅有一車之寬,一路上修有數個彙車拓寬之處,路邊雜樹蔥茏,車旁即是山澗,少有路肩,拉扯著些經文提示遊人。正緊張前行中,見一牌坊立于平台之上,上書“龍泉寺”。太原古有兩個“龍泉寺”,一個位于太古舊道,晉源東關的風峪溝內。一個就是此處,由于地處城北,亦稱“北龍泉寺”。 北龍泉寺山高水貧,離此地西北方不遠的汾河繞山流入晉中平原,見水不得用,故常有流年需請龍王降水灌溉莊稼。太原還有一新修龍泉寺,位于萬柏林區神堂溝的龍泉山莊,緊鄰西環高速。閑話不多講,還是說說我們到的北龍泉寺吧。

北龍泉寺的牌樓、石階都是用青石新修的,落差較大,所以有些陡,台階也有些高。台階結束就是山門,前面無有廣場和平台,門旁立有兩尊天王,上前扣門,也無人應答。延圍牆往南,見山門後還有些建築,順修繕之路走到側門,推門而入,有一正殿,殿內供奉佛祖釋迦摩尼,藥師佛、阿彌陀佛。兩廂,東爲觀音殿,西爲地藏殿。正殿已修好,兩廂仍是舊貌。聽到響動,邊問“有人嗎?”邊往觀音殿後走去,見一老者在做木工活,打問之後,才知是生活居于此廟。返回正殿,我們幾人拜佛離去。

重回大道,一路上美景如幻,有些地方連樹也變得金黃,走走停停,約又走了45公裏,拐彎去往莊頭村。遊人們常說的崛圍山,一般是指從山腳下的呼延村往上,青峰和飛雲峰南北二峰,和所夾一條東西走向的深溝。青峰頂上有七層舍利塔高高聳立,兩峰隔溝對峙,勢如入山門戶,交彙之處的廟群即是多福寺。山上即是馬頭水鄉的莊頭村。我們將車停在莊頭村,先去參觀多福寺。

在崛圍山巅上的多福寺,寺院創建于786(唐貞元二年),唐代大將李克用、後唐莊宗李存勖父子曾到此禮佛朝拜。寺內現存1615(明萬曆四十三年)石碑有棟宇遠邁漢唐的記載。寺門前有一廣場,大家拾階而上,進入山門,首先是天王殿,殿闊三間,殿內塑有四大天王,威武雄壯。山門左右有鍾鼓二樓,一年中除夕春節等少數節日時才開放,平日裏上鎖避人。進入山門後,正面爲大雄寶殿,面闊7間,進深5間,重檐歇山頂,鬥拱五鋪作,四周圍廊,規模雄偉,內供三佛四菩薩(此處也是多福寺獨特之處),高達丈余。主像後塑有倒坐觀音1尊,爲明代傑作。殿內三壁繪有釋迦牟尼本生故事壁畫84幅,采用瀝粉勾勒衣紋,並用自然景觀連綴單幅。沿圍廊步入二進院,正面仍有一殿,有人說是藏經樓。東側是文殊閣,西側是黑龍殿。藏經樓面寬5間,重檐懸山頂,爲下洞上閣式雙層建築,洞前6根木柱矗立,形成抱廈,洞內青石砌成,爲無梁結構,洞前兩側的明石柱上有傅山手迹。藏經樓東側文殊閣面闊3間,閣內塑3尊高約5米的佛像,造型精致逼真,爲古代泥塑藝術之珍品,四周明代壁畫保存尚好。閣下石砌窯洞爲傅青主讀書處,俗稱紅葉洞,洞前石壁上傅山的遺墨和清光緒年間(1875年~1908年)镌刻的傅青主讀書處石碑猶存。黑龍殿爲面寬3間、進深1間的硬山式建築,殿內神龛中塑有龍王1尊,左右各塑風、雨、雷、電神兵4尊。門前有一石砌古井,井底石板刻有青龍一條,傳爲文殊菩薩顯聖所留,號稱。三進院落主要建築爲千佛殿,面闊5間,進深3間,式建築。我總誤稱爲千佛閣。緣因是樓內正側三面滿牆塑有上千的小佛閣,容貌慈祥。兩側配有廂房,石階梯左右各有方形牡丹池,池內有植于據說是唐代的千年牡丹,實際上在文革期間早已死掉,現存牡丹爲後人新栽。

沿多福寺西側石階小道而下,聽講解說:在北側的山谷邊,有兩棵同根生長,相互扭結,名曰師徒柏夫妻柏等,此柏有許多動人的傳說,一直流傳至今。我在遊晉祠時,看過一個與多福寺有關的傳說故事, 這裏講給大家聽聽,供讀者一悅。

很久以前,崛圍山多福寺哪裏都好,就是沒有水。山僧不得不求助于五台山文殊菩薩,文殊菩薩念其心誠,施一錦盒,再三叮囑,不到崛圍山中不得打開。山僧一路艱辛,走到上蘭村,耐不住性子,竟偷偷開一小縫看裏面究竟裝著什麽,突然兩條小龍騰空而去,一條就落到上蘭村窦大夫遇難處,變成“烈石寒泉”(古晉陽八景之一)。另一條直飛晉祠懸甕山下,變成魚沼(古言,方爲沼圓爲池)。最後還是苦了崛圍山,沒水。山僧氣得將錦盒扔在寺旁,還算不錯,錦盒掉到石縫中,居然變成一個淺淺水井。後來,山僧住持就以這一淺淺水池爲生活用水。

說起傳說,就不得不再說說傅山先生。

多福寺藏經樓下石砌窯洞前壁上有清末镌刻讀書處,並有傅山遺墨尚存。有不少人以爲這就是霜紅龛”(),也就是前文所述的“红叶洞”。另一种说法是,这是在傅山构筑霜紅龛之前借僧房读书之处。大约在1642(十五年)左右,傅山曾在多福寺附近構築一庵,名青羊庵,入清後又名霜紅庵,是傅山專爲讀書和著書而建。傅山曾說:道人青羊庵在松陰,爰有句:秋山題不盡,霜葉可山紅”(《題自畫崛圍紅葉圖》)1642(崇祯十五年)夏,傅山在《即事吟成》詩中,第一次提到在崛圍山上築庵之事:崛庵小構,直可一生喑身實北郊寄,人猜西崛求,說明此庵新築不久,但因常去該處,已多爲人所知了。他有《青羊庵三首》,寫構築經營和入住青羊庵的情形:芟蒼鑿翠一庵經,不爲瞿昙做客星,既是爲山平不得,我來添爾一峰青纓松絡柏絮團涼,紅葉樓頭雨氣香。山下村屯看不見,山南山北響淙淙幽花爛漫鬥春晖,庵主扶藜啓石扉。暖雪團團山葡萄,香風陣陣野薔薇。他還有一首《崛圍石磴》,寫他自山底登上崛圍山的情形:石磴鳴筇戛馨微,松風輕拂?琴徽。芒鞋拾級穿雲鳥,一經天西是崛圍。傅山構築和入住此庵,在37歲左右,正是他讀書始務博綜之時。

但沒過幾年,明朝便滅亡了,使他沒有實現閉門十年讀經史的願望。明亡之後,他到處雲遊,直到1660(清順治十七年)55岁时又定居太原松庄,有时为避尘俗,时或崛围山小居,并改青羊庵之名为霜紅龛,既符合崛围红叶之景,又暗寓霜打紅花之意(因當時秘密抗清會社把清朝喻爲紅花,把抗清力量比爲霜雪)。傅山著述甚多,其诸子学著作和医学著作有相当多是写于这一时期,并有不少是在霜紅龛写成的。他有两首诗,写他在霜紅龛著书时的专注情景:古人學富在三冬,懶病難將藥物攻。惜陰在月白,傅山徹夜醉霜紅”(《紅葉樓》)紫雲青樹石庯庩,花插牽牛小膽觚。一縷沈煙萦白牖,先生正著養生書”(《青羊庵》)。正因爲如此,後人在收集整理他的著作時,便以《》命名。

傅山是太原人,在崛围山上留下了令人缅怀的踪迹。多福寺附近林中,有一处据推测可能就是霜紅龛遗址。他曾住太原东山松庄住过,也在土堂(淨因寺)多次暫住,在晉祠山上還有與顧炎武、朱彜尊等友人煮茶品茗的茶煙洞,“石洞茶煙”後成爲晉祠內八景之一。當然還有位于濱河東路旁的放置大量傅山先生墨迹的“碑林公園”、省博物館四層的“傅山先生”書房。如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閑言碎語不要講,還是講講我們崛圍紅葉吧。

站在山頂往下看,兩峰象張開的大喇叭,山坳中,灌木叢生,色彩斑斓。漫山遍野的黃栌象一團團的火樹,那周邊的枯草也象燃燒後的白草灰,自下而上,象山火焚,沖擊著內心的激動。燦爛的陽光下,這滿山遍野地紅葉,如火流,如紅浪,如彤雲,如紫霞,把崛圍山裝點得分外妖娆。按捺住心情,順著北坡往下走,路上全是遊人和車輛,大多是從山下上來的,我們逆流而下,輕松快捷,時不時站在一棵或一片林前照相,有單人自拍,有兩三人合影,還有你拉我叫的集體照,象極了一群麻雀飛到了谷子地,叽叽咋咋,東一個西一群的,那種快樂真簡單。

走至山腰,路旁有一小徑隱在低矮的灌木叢中,由于山勢陡峭,無法看清小徑的走向,有人勸阻我不要下去,實際上早在山上拐彎之處,我就看到此處下方的平台上有人影若隱若現,肯定是有路的。爲安全起見,囑咐幾個不下的同學後,邁步走進叢中探路。我一向認爲,別樣的景致一定會在別樣的地方出現,毛主席不是也說過“無限風光在險峰”嘛。路雖有些陡,還有許多浮石,只要踩穩其中的固石,應該不會太難走,果不其然,三繞兩繞,就到了平台,真是好地一塊。此處凸出山勢,孤懸山坡之外,既可看出山下,也可看到整個山谷。山背陰的青峰多是綠色的耐寒之樹,色彩有墨綠、深綠、淺綠之分;山向陽的飛雲峰滿坡的灌木,綠的、黃的、紅的在陽光普照下,互相映襯,爭鮮多豔。小時候學畫時用過的色彩有6色、12色,最多也就24色,可此时我却数不清映入眼中的色彩,神奇的大自然把她们装扮的那样鲜活、那样丰富、那样的干净。山势的急陡无法让游人驻足,植被完好地铺满山坡,绿色打底,其他色夺目,阳光照着显得略浅些,云遮住的略深些,一片片、一丛丛、一点点,有小叶密集的,有阔叶疏放的,同一种植物有在风口被寒夜冻红的,还有仅被霜露冻橙的。欣赏中,同学一句看世界层林尽染,引起我的共鸣,一个染字,将上天的万能化做美景画卷展现在我们眼前。一直以来我总认为老话讲的:看景不如听景,听景不如说景。今天这个观点颠覆了,这么多彩的景色由于我的文字功夫、表达能力大大折扣,我找不到更恰当的语言和词汇描述,无尽的美景前让我感到实足的词穷句短。顺着山里时断时续的小路向上攀登,脚步不时被景色拌住,相机快门声不停地响着,那爱美的神情透过脸色散发出来,让我又想起许多的词句来:回头一笑百媚生、画中娇占尽天然、人面桃花情致两饶、踏五色祥云,捧灿烂花枝(改自周星驰句)、笑也不争秋,她在丛中笑(改自毛泽东词)。兴致間,我还摇着小树,让红叶纷纷落下,照了张与花的合影。

 

上至山頂,汗濕衣背,心情卻無比暢快。美景就在身邊,四十余載方見識,與友閑談,總是想誇自己到過多少地方,走過多遠的行程,比之不足時,曾暗暗定下計劃,明年我也要遠足。今年來,我重走了太原的許多舊地,發現被我遺漏的不勝枚舉,北京香山紅葉也曾去看過,旅途勞頓不說,就那看景的時間也讓人騎馬看花,如再趕上不多的假期,遊人如織,更沒了心情,哪有這般閑人閑遊來的爽快和愉悅。想起那句老俗語,不是沒有美景,而是沒有發現美的眼睛。別家有別家的特色,我家有我家的別致。我真爲我的家鄉有如此美景感到自豪,我更喜歡我的太原城。


注:文中所用崛圍山,應爲崛(山圍)山。
                                          
 20151017

?